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查看: 99|回复: 4

李其禄用经方的吐下通治法治疗精神疾病

[复制链接]

11

主题

0

回帖

35

积分

新手上路

积分
35
发表于 2024-3-31 10:43: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精神病的中医治疗))
江苏东海仁爱中医脑康复医院---李其禄
李其禄  上海市浦东区芳华路660弄18号302室
第三章 精神病的常用中医治法
一、吐法
二、下法
三、吐、下并施法
四、治火法
五、祛痰法
六、祛瘀法
七、针灸法
八、水冲法
下篇几种常见精神病的治疗
第一章 精神分裂症
一、肝郁脾结痰迷心窍
二、心脾血虚忧郁伤神
三、湿痰内停蒙蔽清窍
四、心脾两虚肝阳上扰
五、血虚脏躁心神失养
六、火血相搏瘀结血室
七、肝逆化火痰火扰神
八、阳明热结迫乱神明
九、热盛伤阴心神不宁
第二章 躁狂忧郁症
一、肝逆气结化火扰神
二、肝胆实火扰乱神明
三、阳明实火上扰神明
四、火盛伤阴虚阳上越
五、痰火郁结阻闭清窍
六、肝寒脾虚神不守舍
第三章 反应性精神病
一、忧思气结湿痰迷窍
二、痰浊内壅阻塞神明
三、脾伤气陷痰迷心窍
四、气滞血瘀逆上扰神
六、肝胃火旺神明错乱
五、肝逆化火痰火扰神
七、阳明实火上扰神明
附篇精神病的中医护理
附参考资料
8. 以吐下为主的中西医结合治愈难治性精神病二例
李其禄  上海市浦东区芳华路660弄18号302室
目的  介绍以吐下为主的中西医结合治疗二例难治性精神病的疗效,从而引起对吐下治病机理的探索。
方法 先以抗精神病药提高患者应用吐法的依从性,后在患者愿意接受吐法治疗的情况下,采用反复吐与缓下法治疗。根据病情的好转程度,逐渐递减西药,直到全部减尽,继续进行吐下法治疗,治到不再应用任何药物也能像正常人一样的工作与学习,才算治愈。  
结果  一例停用西药及吐下法治疗近5年,停用中药4年半,由治病时的初二升到高三,成绩优秀,现正在为高考拼搏;另一例病程18年,一直未间断治疗,症状却一直不断进展,经用下法治疗133次,历时13个月,就痊愈了。现已停用西药23个月,停用吐法治疗近13个月,停用中药近8个月,正常工作已一年,元旦前被招进外资企业工作。   
结论  1、吐下疗法的治病机理远非吐点胃肠粘液与通通大便那么简单,值得高度重视与探索;2、吐下特别是吐法与针灸一样,存在着操作技巧问题,“会”与“精”之间的悬殊是很大的。要想让吐下在精神科发辉应有的作用,首先要从方法学的角度解决操作应用技巧问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581

回帖

621

积分

高级会员

积分
621
发表于 2024-3-31 10:43:38 | 显示全部楼层
神乱案

      刘渡舟医案:董××,男.28岁。因精神受到刺激而犯病。心中烦躁不安,或胆怯惊怕,或悲伤欲哭,睡眠不佳,伴有幻听、幻视、幻觉三幻症。胸中烦闷难忍。舌苔白厚而腻,脉弦滑。辨为肝气郁滞,痰浊内阻而上扰心宫。

      桂枝6克   生姜9克   蜀漆4克(以常山代替)   龙骨12克   牡蛎12克

      黄连9克   竹茹10克  郁金9克   菖蒲9克     胆星10克   大黄9克  

      服药二荆,大便作泻,心胸顿觉舒畅。上方减去大黄,又服三剂后,突然呕吐痰涎盈碗,从此病证大为减轻。最后用涤痰汤与温胆汤交叉治疗而获痊愈。

      【解说】在《伤寒论》中,仲景用桂枝去芍药加蜀漆牡蛎龙骨救逆汤治疗由于火劫追汗,损伤心阳而引起的惊狂,卧起不安;本案取意于此方而用来治疗由于情志内伤所导致的神志迷乱。二者病因不同,证情有别,但其病机则基本一致,即心神内乱而兼有痰郁。正如清代医家柯韵伯所指出的那样:“不拘病之命名,惟求症之切当,知其机得其情……宜主某方,随手拈来,无不括法”。但火劫亡阳的治疗重点在于温通心阳而补其虚,所以用甘草、大枣甘温之品,以起到辛甘合化为阳的作用;而本案则偏重于涤痰清热以开心窍,所以加上竹茹、胆星、菖蒲,郁金.黄连和大黄,同时去掉大枣,甘草以防其助湿化痰。这是临床上随证加减,灵活论治的一个体现。

      蜀漆乃常山之苗,其功用与常山相似,有较强的催吐祛痰作用。用量.一般在3—5克,但还要注意水炒先煎,以减少其对胃肠的刺激而消除致吐等副作用。如果药店不备蜀漆,也可用常山代替。从临床运用来看,用蜀漆和大黄黄连泻心汤及远志.菖蒲合用,治疗属于痰热.上扰,蒙闭清窍所致的精神分裂症,效果较好。服药后或吐或泻,或吐泻交作。吐则多为痰涎,泻则多为胶粘秽物,其后都能使精神安定下来。

   

幻视

      李其禄医案:李××,男,43岁,1972年8月24日初诊。其子因阑尾炎住院,为筹款困难而忧思甚重,致使精神失常。初起自称青蛇附身,久则幻视,入夜总是见室内有碗口粗青蛇数条。其一边惊叫,一边挥刀向墙上地上乱砍,搅得全家不宁,四邻不安。白天患者以手击胸.硬潍说胸中有碗口大硬物堵塞。经县医院门诊用镇静安神西药治疗和民间医生用针灸治疗3个月未愈。笔者据其病因和临床体征诊为癫症,证属气结酿痰、痰迷心窍。治拟破气开结,豁痰开窍而醒神,方用白金丸,每次4.5克,一服2次。

     服至至第五日,吐出痰涎一碗多!用树枝将痰壅挑起2尺不断!再服仍吐,自觉胸中的堵塞感逍失。略减其服药量,续服12天,服药后不再吐痰涎,诸证也随之消失精神完全恢复正常,唯感头晕、身倦。察其面色淡黄,舌质淡红,苔薄白,脉弱。此为邪去正虚。继以饮食调养月余,身体恢复健康,可正常参加劳动。1980年夏,再次因为忧愁的事致使自觉胸闷满而烦,有点象8年前发病之前的感觉,求笔者设法预防。笔者即为他再配制白金丸一料,朱砂为外衣。其自服一周后,虽未吐痰涎,胸虫却也满散烦消,一切正常/自1972年迄今已19年,除1980年问出现的胸中烦满而外,癫症一直未复发。

     白金丸方:郁金210克,白矾90克。

     制法:各研成极细末,过筛,用麦面粉煮稀浆糊将药末和好,团丸如梧子大,晒干即成。

     方义:脾主统血。气结不仅能酿痰还能令其所统之血随着气结而瘀滞。白金丸中的主药郁金味辛苦而性寒,行气解郁而入血分,最善于破气开结通窍而又能活血祛瘀,自矾味酸咸而性寒,驱顽痰而除痼热。两味药互相配合更加强了各自的性能,共同完成了破气开结祛痰活血之功,从而使受痰蒙迷的清窍为之而开。各种精神失常的精神证状也就随之而消失。临床实践证实,如患者痰邪偏于胸膈上者,服药后就会利痰咯出,如痰邪偏于胸膈以下者,药后其痰将会泄泻而下。白金丸虽只有2味药,可对思纲之病却是对症良方。只要证因相符,运用得当,每获良效。需要指出的是·由于思纲作为精神病的诱因来势较缓,其病去之也较慢,而且白金丸的药性也平稳。所以见效较迟。上边所说的呕痰、泻痰一般要在服药的3~5天之后方可见到。



精神分裂

      李其禄医案:鲁××,女,60岁。1951年精神失常,六亲不认,二:便不知,经常裸体,有时把自己解的大便当泥巴团着玩耍。治疗一年多未见好转,被前夫遗弃。由现在的丈夫“捡”回家中。治疗近半年,依旧未见好转,儿乎丧失了治疗信心。后来从一位民问医生手中买回一付涌吐中药,强行灌下后不久即将其装进一个深帮的大筐里,吊在梁上,狠劲地左右旋转以诱吐。患者起初呕吐的多系食物残渣,续则呕吐痰涎。其痰涎的颜色由清变黄(可能系胆汁所染),最后竟变成灰黑色(抑或胃粘膜出血?)。旋转由农历五月的晚上(约九时)开始,至次日东方放亮为止,历时约6小时。放下后,患者一无所知,沉睡一天多方醒。从此未作任何治疗,不足一月,一切恢复正常。至今已40年,从未复发过。十多年前,六个孩子中唯一的“香”女儿突然病死,对她夫妻的精神刺激十分严重,却没使她的精神病复发。

      按:该患者与笔者同村。其患病期间的秽浊不知和痊愈后的正常劳动、生活等情形,都是笔者亲眼所见。对她当时的明确诊断虽已无可查考,但从其病情和病程来分析,已可排除反应性精神病和癔症,属于精神分裂症的可能性较大。精神分裂症的病因至今尚未明了,治疗十分困难。半个世纪前,竟有人认为“精神分裂症治不好,能治好的就不是精神分裂症。”该患者能够一吐而愈,关键在于痰吐得彻底。现代医学认为,呕吐是一种复杂的反射动作。它能强烈地刺激人体,一可使包括大脑皮质在内的各相应组织器官的兴奋性增强,二可使体内对精神活动有影响的有害物质排出体外,从而使失常的精神活动恢复正常。从中医角度讲,不管外感还是内伤,都能酿痰而蒙迷心窍。呕吐能将痰邪直接逐出体外,受痰迷蒙的心窍自然会随之而豁然开朗。该患者的治疗和痊愈过程不仅充分地显示出吐法在治疗精神病方面的独特疗效,还再次证实了痰与精神病密切相关。至于该患者的痰邪之所以能够一次吐得如此彻底,除了中药本身的催吐作用外,还与旋转的强度和时间有关。笔者认为,旋转催吐痛苦大,不安全,已不大被人利用。本患者在治愈过程中虽然得益于旋转的协助,但毕竟太鲁莽,太危险。临床宜慎之再慎,切戒草率乱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1054

回帖

1086

积分

金牌会员

积分
1086
发表于 2024-3-31 10:44:0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运用吐法时,必须注意以下几点:

    (一)病势吐法属于速效的攻病法,一般适用于正盛邪实的患者。

    (二)病位中医治法的总则是“其高者,因而越之”,吐法就是“越之”的具体运用。所谓“高者”,即指人体的上部,习惯指中脘以上或胸膈之间。对于病位的判断,可从以下几点着眼:①有毒物质人胃的时间;②胸中烦乱无奈或时时捶胸者;③自称胸中有异物堵塞者;④喉中痰声如拽锯者;@)按压上脘而口流痰涎者;⑥前四项体征虽不明显而两寸脉滑实或洪滑或沉滑而有力者;⑦痰邪壅盛,胶阻脉道而脉见沉涩或结代者;⑧其它指征可证实病邪偏上者。

    (三)病机主要指运用吐法的时机而言。吐法选用的时机适当与否,直接关系到治疗效果。一般说来,对服毒或误食毒物的患者用吐法的目的是涌吐毒物,所以强调越快越好;可是对精神病患者来说,用吐法的目的则是涌吐蒙蔽心窍的痰涎,所以要选在痰邪形成之后运用。如果用得偏早,痰尚未形成,虽可暂时获效,却每多复发。如果痰已形成且壅塞于胸膈,当用吐法而不用,则会让痰离膈下渗而坐失可用吐法治疗的良机。

    (四)选方包括选择具体方剂和采用何种吐法的两方面内容。在方剂的选择上,可根据痰的属性分别选用寒、温、平等不同种类的吐法方剂。对人事不省者原则上用药末吹鼻,禁用旋转法。对口服催吐药物而呕吐不理想者,均可合用探吐法。

    (五)禁用  凡有下列情形之一者,禁用吐法:①性情刚暴者;②高血压患者;③病势临危者;④自吐不止者;⑨老弱气衰者;⑥亡阳血虚者;⑦各种出血症;⑧脉见细弱、细数或脉弦硬搏指、两尺不应者;(⑨舌质红绛、口津干涸者。)

    (六)忌口  吐后一周内忌食油腻及难以消化的食物,一般以萝卜煮米汤调养为佳,半年内忌食各种鱼类。

                                                                                   (李其禄《精神病的中医治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610

回帖

636

积分

高级会员

积分
636
发表于 2024-3-31 10:4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其禄写给史欣德老师的信---温病条辨


江苏东海仁爱中医脑康复医院---李其禄
     经方医学论坛---李医生666166
李其禄  上海市浦东区芳华路660弄18号302室
2012年11月在南京召开的经方学术会议回家后
  李其禄写给史欣德老师的信
尊敬的史老师:
我非常敬佩您对经方的探索精神,更敬佩您的务实精神,也即既注重经方却又能超越经

方之外,如您提到的泻白散与龙胆泻肝汤在临床上的应用经验,实在很感人。尽管这两

方都不是《金匮》与《伤寒论》的经方,但是它们帮助您解决了临床上的实际问题。对

于医生来说,这就是不管黑猫白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我是民间医生,所有知识几乎

全靠自学得来。最早学的就是《金匮》、《伤寒论》、《温病条辨》与叶天士等人的温

病学。前两本书中的经方组方十分严谨,应用对了疗效十分显著。我通过选拔中医药人

员考试被录取到公立医院10天后会诊第一位病人就是用经方治愈的。患者是一位72岁的

农村妇女,素有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肺心病。这次继发感染后,不咳、不喘,唯独

小便排不出来,急诊入院。导尿11天,出现心率紊乱,下过病危通知后,主任忽然想起

请中医会诊。脉证合参,证属阴邪蟠居中焦,三焦运化失司,治拟温阳化浊,宣化三焦

气机,嫌提肺气,用瓜蒌瞿麦方加桔梗、石菖蒲治疗。上午10时左右服药,下午2时小便

自通。第二天再服原方一剂,痊愈出院。直到6年之后病故,再也没有发生过小便不通问

题。后来,外科收治一位病人,按上腹痛待查、急性胆囊炎(?)治疗2日,疼痛没减,

请中医会诊。察其舌淡苔白,水滑,腹板硬拒按,诊为寒实结胸,给予巴豆三粒(去油

)、桔梗一钱、大贝一钱,打粉冲服。服后10分钟左右,口干欲饮,喝半碗温开水后,

不足一分钟,腹中即出现响声,旋即腹泻,三次后疼痛立止。第二天痊愈出院。
在我民间行医期间,也常用经方取速效。一位73岁老妇人,病危,面色粉红,我按“戴

阳”以温泉水(含硫磺)煎四逆汤原方,三剂而愈。一位60多岁男性农民,因慢性支气

管继发感染喘甚而住院二日未止,自动出院,回家途中遇到我,见其苔白水滑,给予小

青龙汤原方,一剂喘止,但是出现一个问题,病人的舌质却变得红瘦。我不敢再让其继

续服原方,停药二天后,其病痊愈。我村一位71岁老太太,平素健康,没有咳喘病史,

春末外感,喘甚,汗出不止。舌红苔薄黄,脉滑数。给予麻杏石甘汤,药后喘定汗止,

二剂痊愈。另外还有一位县城来诊的女性患者,自汗、恶风不止半年,加重二月,曾经

住县医院2个多月,中西医结合治疗,一直无效。所用的中药方剂中,都少不了牡蛎、浮

小麦之类,也有用当旧六黄汤的。我根据她自汗、恶风、白带多而味臭,舌苔黄腻,脉

濡,拟用越卑加术汤加味治疗,即麻黄三钱、石膏一两、白术三钱、制附子三钱、甘草

二钱、大枣三枚、鲜姜三片。患者丈夫拿处方到县医药公司取药,司药员因他经常为妻

子抓药而熟悉,怀疑麻黄系麻黄根之误。70年代农村还没有电话,患者丈夫骑自行车来

往跑了70多里路来询问。我告诉他麻黄与石膏配合,已由辛温变成辛凉,此乃釜底抽薪

法,大胆服用。结果服一剂就汗止不再恶风,三剂服尽,连白带症一起痊愈,十多年后

去世,从来也没有出过自汗恶风症状。
从上述几个病例中,史老师一定会发现,用的虽然都是经方,但是却很注重舌诊,这是

我从《温病条辨》中学的。我认定《温病条辨》的作者是一位精通《金匮》与《伤寒论

》的高手,许多方子都是从经方化裁出来的。让我从中受益匪浅。特别是在舌诊方面。

曾治疗河南省一位女性病人,患有:①食欲不振,长期大便秘结;⑻顽固性失眠,每夜

最多睡4、5个小时,最严重时二至三夜彻夜不眠;③经期乳房胀痛,累及胸胁;④慢性

咽炎;⑤全身抽筋(实为肌肉跳动)。本人没有面诊,只是按我要求寄了一张舌头彩色

照片。舌质正常,苔灰黑而腻。先拟草果厚朴汤加味,温化寒湿,虽有效但不显,舌质

反而转淡,这让我想起了《温病条辨》中焦篇第四十八条:足太阴寒湿,苔白滑,甚则

灰,脉迟,不食,不寐,大便窒塞,浊阴凝聚……椒附白通汤主之。处方:附片9克、干

姜9克,川椒6克,一寸长葱白4根,猪胆汁25毫升。服至第二剂,电话诉腹疼,问其泻否

?答说疼后泻下如白痢疾状物甚多。再问泻后肛门爽当否?回答全身舒服。计服8剂,诸

证消失。2个月后到山东烟台出差,适逢初冬,引起失眠,其它症状没有出现,改用我自

己研制的4号胶囊治疗2月,彻底痊愈。2年后,其夫姐专程来治失眠,说其弟媳比病前年

轻10多岁。其实这张处方我也是初次使用,之所以会在她电话诉说腹疼时问她泻不泻,

关键在于我深信这张处方属于温化寒湿性质,不至于引起腹疼。
后来由于我专攻中医治疗精神病,应用的药方就有点乱了,也没有再在经方上边多下功

夫,特别是黄老师的体质方症论学说,我没能挤出时间学习,实在是一大遗憾。学如逆

水行舟,不进则退。我自从《精神病的中医治疗》于1994年在中国医药出版出版以来,

就专心致力于精神病专科的临床与科研,不得不学现代精神病学知识。如此一来,我在

经方的应用上不仅没有进步,反而大大倒退。这可能与我学医时间太短,根基不牢有很

大关系。以我个人的心得,史老师如能再从《温病条辨》中学一学舌诊知识,在临床上

应用经方,更会左右逢源,得心应手。不过,舌诊(主要指舌质)也有真相假相之分。

关于这一点,李可老师对“红柿舌”论述说得很清楚。我通过临床也深有感触,比如说

,前边提到的小便不通的老太太,中医会诊所见,面色一派阴盛阳衰之象,舌质中间却

干、红、糙,唯舌边仍残留豆瓣状白腻干苔,以指扪之,初触尚有温感,久扪则变凉,

就连呼出的气也有凉感。原来舌头中间是被张口呼出的冷气吹干、吹糙的。
另外,《温病条辨》中的黄芩滑石汤,用来治疗病因不明的发烧效果很好,只要能排除

阴虚发烧,一般都能取得满意疗效。史老师不妨一试。敬颂诊安。李其禄
2012年11月在南京召开的经方学术会议回家后
  李其禄写给史欣德老师的信
尊敬的史老师:
我非常敬佩您对经方的探索精神,更敬佩您的务实精神,也即既注重经方却又能超越经

方之外,如您提到的泻白散与龙胆泻肝汤在临床上的应用经验,实在很感人。尽管这两

方都不是《金匮》与《伤寒论》的经方,但是它们帮助您解决了临床上的实际问题。对

于医生来说,这就是不管黑猫白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我是民间医生,所有知识几乎

全靠自学得来。最早学的就是《金匮》、《伤寒论》、《温病条辨》与叶天士等人的温

病学。前两本书中的经方组方十分严谨,应用对了疗效十分显著。我通过选拔中医药人

员考试被录取到公立医院10天后会诊第一位病人就是用经方治愈的。患者是一位72岁的

农村妇女,素有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肺心病。这次继发感染后,不咳、不喘,唯独

小便排不出来,急诊入院。导尿11天,出现心率紊乱,下过病危通知后,主任忽然想起

请中医会诊。脉证合参,证属阴邪蟠居中焦,三焦运化失司,治拟温阳化浊,宣化三焦

气机,嫌提肺气,用瓜蒌瞿麦方加桔梗、石菖蒲治疗。上午10时左右服药,下午2时小便

自通。第二天再服原方一剂,痊愈出院。直到6年之后病故,再也没有发生过小便不通问

题。后来,外科收治一位病人,按上腹痛待查、急性胆囊炎(?)治疗2日,疼痛没减,

请中医会诊。察其舌淡苔白,水滑,腹板硬拒按,诊为寒实结胸,给予巴豆三粒(去油

)、桔梗一钱、大贝一钱,打粉冲服。服后10分钟左右,口干欲饮,喝半碗温开水后,

不足一分钟,腹中即出现响声,旋即腹泻,三次后疼痛立止。第二天痊愈出院。
在我民间行医期间,也常用经方取速效。一位73岁老妇人,病危,面色粉红,我按“戴

阳”以温泉水(含硫磺)煎四逆汤原方,三剂而愈。一位60多岁男性农民,因慢性支气

管继发感染喘甚而住院二日未止,自动出院,回家途中遇到我,见其苔白水滑,给予小

青龙汤原方,一剂喘止,但是出现一个问题,病人的舌质却变得红瘦。我不敢再让其继

续服原方,停药二天后,其病痊愈。我村一位71岁老太太,平素健康,没有咳喘病史,

春末外感,喘甚,汗出不止。舌红苔薄黄,脉滑数。给予麻杏石甘汤,药后喘定汗止,

二剂痊愈。另外还有一位县城来诊的女性患者,自汗、恶风不止半年,加重二月,曾经

住县医院2个多月,中西医结合治疗,一直无效。所用的中药方剂中,都少不了牡蛎、浮

小麦之类,也有用当旧六黄汤的。我根据她自汗、恶风、白带多而味臭,舌苔黄腻,脉

濡,拟用越卑加术汤加味治疗,即麻黄三钱、石膏一两、白术三钱、制附子三钱、甘草

二钱、大枣三枚、鲜姜三片。患者丈夫拿处方到县医药公司取药,司药员因他经常为妻

子抓药而熟悉,怀疑麻黄系麻黄根之误。70年代农村还没有电话,患者丈夫骑自行车来

往跑了70多里路来询问。我告诉他麻黄与石膏配合,已由辛温变成辛凉,此乃釜底抽薪

法,大胆服用。结果服一剂就汗止不再恶风,三剂服尽,连白带症一起痊愈,十多年后

去世,从来也没有出过自汗恶风症状。
从上述几个病例中,史老师一定会发现,用的虽然都是经方,但是却很注重舌诊,这是

我从《温病条辨》中学的。我认定《温病条辨》的作者是一位精通《金匮》与《伤寒论

》的高手,许多方子都是从经方化裁出来的。让我从中受益匪浅。特别是在舌诊方面。

曾治疗河南省一位女性病人,患有:①食欲不振,长期大便秘结;⑻顽固性失眠,每夜

最多睡4、5个小时,最严重时二至三夜彻夜不眠;③经期乳房胀痛,累及胸胁;④慢性

咽炎;⑤全身抽筋(实为肌肉跳动)。本人没有面诊,只是按我要求寄了一张舌头彩色

照片。舌质正常,苔灰黑而腻。先拟草果厚朴汤加味,温化寒湿,虽有效但不显,舌质

反而转淡,这让我想起了《温病条辨》中焦篇第四十八条:足太阴寒湿,苔白滑,甚则

灰,脉迟,不食,不寐,大便窒塞,浊阴凝聚……椒附白通汤主之。处方:附片9克、干

姜9克,川椒6克,一寸长葱白4根,猪胆汁25毫升。服至第二剂,电话诉腹疼,问其泻否

?答说疼后泻下如白痢疾状物甚多。再问泻后肛门爽当否?回答全身舒服。计服8剂,诸

证消失。2个月后到山东烟台出差,适逢初冬,引起失眠,其它症状没有出现,改用我自

己研制的4号胶囊治疗2月,彻底痊愈。2年后,其夫姐专程来治失眠,说其弟媳比病前年

轻10多岁。其实这张处方我也是初次使用,之所以会在她电话诉说腹疼时问她泻不泻,

关键在于我深信这张处方属于温化寒湿性质,不至于引起腹疼。
后来由于我专攻中医治疗精神病,应用的药方就有点乱了,也没有再在经方上边多下功

夫,特别是黄老师的体质方症论学说,我没能挤出时间学习,实在是一大遗憾。学如逆

水行舟,不进则退。我自从《精神病的中医治疗》于1994年在中国医药出版出版以来,

就专心致力于精神病专科的临床与科研,不得不学现代精神病学知识。如此一来,我在

经方的应用上不仅没有进步,反而大大倒退。这可能与我学医时间太短,根基不牢有很

大关系。以我个人的心得,史老师如能再从《温病条辨》中学一学舌诊知识,在临床上

应用经方,更会左右逢源,得心应手。不过,舌诊(主要指舌质)也有真相假相之分。

关于这一点,李可老师对“红柿舌”论述说得很清楚。我通过临床也深有感触,比如说

,前边提到的小便不通的老太太,中医会诊所见,面色一派阴盛阳衰之象,舌质中间却

干、红、糙,唯舌边仍残留豆瓣状白腻干苔,以指扪之,初触尚有温感,久扪则变凉,

就连呼出的气也有凉感。原来舌头中间是被张口呼出的冷气吹干、吹糙的。
另外,《温病条辨》中的黄芩滑石汤,用来治疗病因不明的发烧效果很好,只要能排除

阴虚发烧,一般都能取得满意疗效。史老师不妨一试。敬颂诊安。李其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626

回帖

652

积分

高级会员

积分
652
发表于 2024-3-31 10:44:55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老的书都看了,很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夏中医论坛 ( 沪ICP备2020030433号 )

GMT+8, 2024-4-22 13:57 , Processed in 0.044403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